首页  新闻  论坛  English  社会  专题
 
论坛用户: 密码: 注册

  2017年06月29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6版:用生命诠释忠诚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头版

第2版
省第十一次党代会

第3版
用生命诠释忠诚

第4版
用生命诠释忠诚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用生命诠释忠诚 -- 版次:[ 6 ]
许白昊主动交接数万元工会经费
传承精神后人每年清明诵家训
 

    许白昊

    1889—1928

    湖北应城人。早年就读于武昌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1921年底,参加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领导工作。随后赴莫斯科,出席次年1月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1922年7月,作为湖北代表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共二大。1924年领导发动了汉口人力车夫、英美烟厂工人等5万人大罢工。1926年5月赴广州出席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被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10月湖北省总工会成立,任秘书长。1927年4月至5月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和中央工人运动委员会委员。大革命失败后任中共上海总工会党团书记兼总工会组织部部长。1928年2月16日因叛徒告密被捕。6月6日在上海英勇就义。

    许白昊侄孙许振斌向记者展示家中珍藏的唯一一张许白昊旧照     记者任勇 摄

    许白昊侄孙许振斌(右)和其母亲    记者任勇 摄

    特派记者万建辉

    决当做中国有用之人。

    ——许白昊

    6月6日是许白昊烈士牺牲纪念日。

    5日上午,大雨倾盆,许白昊侄孙、56岁的应城市国税局副局长许振斌带长江日报记者来到应城市郊的国光村杨家湾。

    在一栋竹林环绕的农家楼房内,许振斌指着堂屋相框里的一张老照片说:“这就是我大爹许白昊,这是他做学生时的照片,也是家里留下的唯一一张他的照片。”照片里,许白昊身着长衫,面庞英俊。

    把两个弟弟接到武汉参加革命

    1889年,许白昊出生在应城国光村杨家湾。他出生的老屋保留到20年前,直到许振斌的兄弟姊妹在原址建了现在这栋楼房。

    1917年,许白昊离开杨家湾到武昌的湖北甲种工业学校求学,后来参加革命,组织工人运动,担任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直至1928年在上海被捕牺牲,许白昊再也没有回过他出生的老屋。

    “当时家里人知道大爹参加了革命,但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大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曾祖父,曾两次坐船沿汉江到汉口,其中一次见到大爹,在他那住过一个星期。许家人所有关于大爹的印象,都来自曾祖父许步赢后来的讲述。”

    许振斌说,许家当年有几亩田,曾祖父许步赢还会些手艺活,也曾带读私塾辍学的许白昊做过挑夫。

    许白昊弟兄三人,他是老大。北伐军进入武汉后,许白昊把二弟许华明、三弟许克明接到武汉参加革命。许华明在一所学校读书;许克明参加国民革命军,成为营级军官后曾回过一次应城老家。许白昊牺牲后,家人没有了许华明、许克明的消息,此后几十年杳无音信。

    许白昊的二弟许华明是许振斌的爷爷。许振斌的父亲、母亲新中国成立后参加土改,做了几十年村干部。许振斌的父亲2013年去世。

    回家乡闹革命,数过家门而不入

    长江日报记者在杨家湾见到了许振斌的母亲田桂凤老人。84岁的田桂凤老人精神爽朗,吐字清楚。她说:“我土改时嫁到了许家,老爹爹(许步赢)1956年过世,过世前他跟我们讲过大伯许白昊的事。”

    田桂凤对当年许步赢讲的许白昊扮挑水工,秘密联络工人骨干的事记得最清楚。她说,那时工友们家里都没有自来水,大伯从汉江里挑水,要上80多个台阶上岸,再走街串户叫卖,一天要挑5—8担水。“那活苦啊!”

    老人说,许步赢在汉口许白昊住处看到过孩子。许白昊跟父亲许步赢讲,他们很快要北上,让父亲早点回应城去。许步赢问孩子怎么办,许白昊回答,他们有办法,不用为他担心。许白昊让许步赢回去后,湾里人要问起他,就说一概不知,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他做的事会大白于天下。

    1922年秋天,许白昊结识了汉口英美烟厂女工秦怡君,并介绍她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伐军进入武汉后,两人结婚,生得一子。许白昊1928年在上海被捕后,秦怡君辗转之中,孩子失踪了。

    田桂凤老人说,当年许白昊曾秘密回应城矿区几次,都是晚上来晚上走,没有回过一次家,来了就下到矿井里发动工人。老人还提到一件事,那就是许步赢在汉口那一个星期,许白昊曾说资金困难,让父亲帮忙。老爹回应城后,卖掉一亩多田,还卖了一些家具和柴火,为许白昊筹钱。

    “决当做中国有用之人”成家训

    1925年冬,许白昊在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市党部常务委员和监察委员。1926年10月,湖北省总工会成立,许白昊被选举为湖北省总工会秘书长。他参加并领导了收回英租界的斗争。

    1927年中共五大上,许白昊被选举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

    正在写作许白昊传记的湖北省社科院曾成贵研究员告诉长江日报记者,1927年“七一五”汪精卫集团“分共”后,党派许白昊到上海工作,临行前,他把自己掌管的7万多元工会经费,连同详细账单,一起交给了接任者。

    1928年2月,许白昊参加江苏省委在上海召开的工作会议,由于叛徒告密,敌人包围会场,他和陈乔年、郑覆他一同被捕。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中,许白昊英勇不屈,痛斥敌人。当年6月6日,许白昊壮烈牺牲。

    在应城市国税局的一个楼层,许振斌带记者参观了廉政文化长廊,其中一个宣传栏专门介绍许白昊的事迹,上面印了许白昊一句原话,“决当做中国有用之人。”

    许振斌说,这句话来自许白昊写给应城家里的一封家书,这封家书装在一个苏联长牛皮信封里,它躲过了国民党、日本人的历次搜查。家书原件在上世纪70年代遗失。

    许振斌说,许白昊他们那一代人,对党忠诚,做人做事规规矩矩。

    许白昊的精神潜移默化影响着后人。“许家到我这一代弟兄4个,3人经党培养成为国家干部,都牢记大爹许白昊的革命精神,工作上廉洁奉公,生活上节俭朴素。大爹许白昊家书里那句话,如今成为许家的家训,每年清明节,我们兄弟姐妹几家以及孩子们,都要到许家祖坟前,齐读家训”,许振斌说。

    探访

    “初心许党,矢志不渝”

    湖北学者著《许白昊传》即将出版

    记者万建辉

    近年来,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曾成贵在武汉、应城等地访问许白昊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搜集有关他革命生涯的历史资料,写成12万字《许白昊传》,即将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

    日前,曾成贵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最早为许白昊作传的是他的工运战友项英。1928年中共六大在苏联莫斯科召开期间,项英写了第一篇许白昊传,留下宝贵记载。

    曾成贵说,近年披露的文献资料,有许白昊1922年1月在莫斯科出席远东民族代表大会时亲笔填写的调查表,完整记录了他的个人经历。

    许白昊作为武汉中共党组织的领导成员,北伐军攻占武汉前,以个人身份在国民党中活动,担任过国民党汉口特别市党部监察委员。大革命时期,在国共两党都担任过监察委员职务,许白昊大概是第一例。

    许白昊曾两度入狱。1924年在洛阳坐军阀吴佩孚的牢,1928年在上海坐国民党新军阀的牢。严刑逼供,丝毫没有动摇他的意志和信仰。作为省总工会财政部长,许白昊掌管着大笔经费,国共合作破裂后,社会谣传他卷款潜逃。其实,许白昊已将7万余元的现金和存折,连同往来账目,一并交给了接手的同志,他做到了公私分明,毫不含糊。

    曾成贵对许白昊的品质做了概况:“初心许党,矢志不渝;扎根群众,献身工运;率先垂范,洁身律己。”他说,延安时期,毛泽东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提到湖北的3名共产党员,除了董必武、施洋,就是许白昊。

    揭秘

    妻子遗稿多处提到许白昊

    和项英一起藏身铁匠铺

    记者万建辉

    许白昊的妻子秦怡君,是湖北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秦怡君1976年去世前曾留下几篇文字,记述她早年在武汉、上海从事革命活动,其中多处提到了许白昊。1984年,武汉市委党史研究室的陈芳国将这几篇文字整理成《秦怡君遗稿》,发表在当年的《武汉党史资料》第3期上。

    长江日报记者日前到陈芳国家里,见到《秦怡君遗稿》原文。陈芳国介绍说,秦怡君留下的那几篇文字是她本人手写的,存在武汉市政协的档案室里,当年他把这几篇文字手抄下来,做了一些小的修正,基本保持了秦怡君文字的原貌。

    秦怡君原名陈凤仙,1904年生于湖北黄陂。在英美烟厂做女工时,许白昊、项英、施洋、林育南等人发展她参加1922年的烟厂罢工。这是她与许白昊最初的相识。

    罢工失败后,秦怡君被厂方开除。不久许白昊等人将秦怡君转移到湖南长沙清水塘毛泽东处暂住。秦怡君回忆,许白昊当时给她提来一个行李箱,还给她买了一身黑棉衣裤,将她女扮男装护送到长沙。

    1923年2月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爆发,党组织派许白昊接秦怡君回武汉工作,秦怡君对外称为许白昊妻子。京汉铁路罢工结束后,形势趋紧,许白昊和项英藏身一间铁匠铺楼上的房间,秦怡君一次给他们送饭,见到两人正在玩“牛触角”,看谁力气大。秦怡君称两人当时号称党内的“铁汉”,面对敌人四处抓捕,不得不闷在一个地方,玩起孩子的游戏。

    1923年4月,许白昊和林育南介绍秦怡君入党。秦怡君在德润里工作的机关,一次遭敌人破坏,敌人将秦怡君留在房子里当诱饵,许白昊来找秦怡君,上楼梯发现情况不对,赶紧说他是洗衣店的,来找这家人讨欠账,转身下楼。不料4个警察扑了上去,许白昊还是被押走了。

    1927年7月,秦怡君住院。许白昊匆匆赶来,让秦怡君带着孩子出院到乡下暂避,他和部分同志先到上海,以后再设法接她。当年10月,秦怡君从乡下经武汉到上海,见到许白昊。因安全考虑,第二天两人便分别找了住处。到1928年2月许白昊被捕前,两人见面、相处的情况,秦怡君的文字里没有提到。

    责编:刘方明  美编:陈昌  版式:杜云秀  责校:周丽芳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 B2-2007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