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论坛  English  社会  专题
 
论坛用户: 密码: 注册

  2017年08月12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1版:头版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头版

第2版
要闻

第3版
九寨沟7.0级地震

第4版
民有所呼 我有所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头版 -- 版次:[ 1 ]
亲历者向本报还原秦岭事故现场
 

    特派记者姚传龙 发自西安

    11日19时40分,现场已恢复通畅,红色客车和被撞墙壁一起被彩料布包裹,但依然能透过周围散落的杂物看出事故的惨烈。客车左侧的地面虚线上摆放有贴着荧光标志的塑料桶,隔离事故车辆,也提醒着过往车辆

    特派记者姚传龙 摄

    10日23时许,京昆高速公路安康段秦岭1号隧道发生一起大客车碰撞隧道口事故,造成车内36人死亡,13人受伤。

    11日19时40分,长江日报记者驱车从秦岭二号隧道向秦岭一号隧道进发。当车辆从秦岭二号隧道驶出,行驶约10公里,车辆便抵近秦岭一号隧道入口,相较于隧道外的三股车道,隧道内车道数减为2条。

    事故发生过去20余小时,现场已恢复通畅,红色客车没有被拖走,而是和被撞墙壁一起,用红白蓝三色塑料布包裹,但依然能透过周围散落的杂物看出事故的惨烈。客车左侧的地面虚线上摆放有贴着荧光标志的塑料桶,隔离事故车辆,也提醒着过往车辆。隧道入口的凸出部分上,有黄黑相间的提示标志,配合着地面分隔着车道的虚线与实线在隧道口引导交通。

    西安济仁医院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乘客回忆了乘车过程。他说,10日下午2时发车后,车辆一直正常行驶,其间在服务区休息过两次,一次短休息,让大家稍微活动,第二次休息印象中是晚上8时,在一个服务区。而对事发原因,这位伤者说时间太晚,他已经睡去,直到猛烈碰撞后才被惊醒。

    关键词:没吃上的两道好菜

    丈夫说第二天早上到家

    妻子等来的却是医院电话

    23时32分,一辆红色客车从成都驶来,准备穿过秦岭一号隧道,如果不出意外,客车上的49人将会在第二天早上抵达洛阳。

    23时33分,客车距离秦岭一号隧道越来越近,隧道内灯光也越来越暖心。从下午2时开始,客车自成都城北客运中心发出,一路上经历了分水岭、棋盘关、铁锁关等隧道不下十个,如果一切正常,车辆也将正常通过。

    可是,意外没有如果。23时34分,一声巨响回荡山间,红色客车撞上秦岭一号隧道入口处的右侧外墙。撞击声彻底消失后,车内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11日凌晨3时50分,河南省焦作市温县,张女士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她拿起电话,准备接听。大约是12个小时前,张女士曾与爱人王刚(化名)通过电话。电话中47岁的王刚告诉爱妻:“我坐在车子上了,明天早上到家。”几天前,从温县到成都,王刚有事要办,夫妻两人虽然分别时间不长,但是张女士还是想着给丈夫做两道好菜尝尝。

    张女士接通电话,电话那头说,王刚出车祸了,现在正在被送往西安红会医院抢救。

    11日凌晨4时10分,张女士叫来王刚的姐姐和自己的侄子,驾车从温县出发赶往医院,4时37分,王刚被送入急救室,身上开放性外伤,肺部被肋骨刺破,有大量积液,身上总计十根肋骨骨折。

    凌晨6时,王刚在治疗中显示出躁动不安,张女士则在路上心神不宁。

    上午7时30分,173分钟的抢救结束,王刚生命体征平稳,为下一步手术打下基础,但依旧没能脱离生命危险。张女士赶到。手术室内,王刚静静地躺着,一如往常。“他每次回家都不要我去车站迎接,总是自己安安静静回来。”手术室外,张女士泪如雨下,嘴里反复说着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西安

    洛阳

    成都

    京昆高速陕西安康段秦岭1号隧道口

    时    间

    8月10日23时34分

    伤亡情况

    36人死亡

    13人受伤 已全部送往临近医院救治

    制图 刘岩

    来源 据央视

    关键词:没及时赶到的丧礼

    女子回来送爷爷最后一程

    如今躺在重症监护室

    事故分析

    海事大学交通工程专业副主任钱红波教授:

    此次事故出现重大伤亡,原因是出事时间比较晚,大客车驾驶员深夜行车,由于疲劳驾驶或分神,将车开出正常行驶道;乘客应当都处于熟睡状态,没有系安全带,也无法做出防范措施

    11日晚上7时,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大门外,张先生双眼布满血丝,望着已过花甲之年的父亲,嘴里说着妹妹没事,眉头却微微皱起。从10日晚上11时50分接到妹妹的电话算起,他已经19个小时没有休息。30岁的妹妹玲玲和丈夫赵军是出事车辆豫C88858的乘客,河南焦作是他们的故乡,成都则是两人事业发展的地方。

    此次从成都回老家,这对夫妻内心有悲伤也有思念。9日,家人告诉赵军,曾经看着他长大的爷爷走了。送爷爷最后一程,成了这对夫妻心头天大的事。10日中午,玲玲给哥哥打电话:“我们坐车回来。

    就这样,张先生想着、盼着,盼着、想着,结果没有盼到妹妹的人,而等来了妹妹的电话。10日23时50分,张先生的手机上显示出玲玲的来电。“哥,我遇到了车祸,很严重,我还好,赵军在我身边,我已经报警了。”张先生听得心惊肉跳。

    问明白了地点,张先生让妹妹好好休息,不多说话,保存体力,整个通话时长不超过3分钟。

    11日7时,医院病房中,玲玲依然能够沟通,赵军却伤势较重。兄妹俩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然而,妹妹的病情却突然变化,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按照规定,重症监护病房是由医护人员全程照料,家属可以根据医护人员的电话配合治疗工作,不需要守候。

    “还是在外面陪她一会。”张先生用手揉揉眼睛,到医院后,这双手在多张单据上签字,“我不懂医学,我相信医生。”质朴的他,现在把心分成两块,一块在妹妹和妹夫身边,一块在父亲等家人那里。

    关键词: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临时退掉1号座位票

    未经劫难却也“劫后余生”

    豫C88858的1号位,是离车身前部最近的一个座位,一家票务信息网站的订票记录中,这个位置的乘客有过变更。

    8月6日,分配到这个位置的乘客姓梁,一名常年工作在成都的河南人,按照6日的计划,他将在8月10日当天乘车,并在第二天回到河南老家与家人团聚。

    可是工作原因,梁先生被迫推迟了行程。为了团聚,他选择了11日的客车。随后告诉了家人行程有变。

    8月11日上午8时左右,梁先生电话响起,家人询问情况。当得知其还在成都,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家人的介绍、网络上的新闻,梁先生知道,8月10日23时34分,这个在多数人休息的时间,发生了一场意外。

    虽然未经劫难,但依然感觉劫后余生。

    11日,西安市户县森工医院,护士正在护理伤者谢培娜。据了解,谢培娜为河南焦作人,在成都打工,10日晚从成都乘坐大巴返回家中,途中在秦岭一号隧道遭遇车祸,腿部骨折,肝脾受伤

    记者任勇 摄

    大客深夜撞向隧道口

    夺走36条生命

    [7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 B2-2007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