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老年球友以此为乐 周边业主却感觉扰民

小区公共乒乓球棚去留引争议

记者刘海锋

    小区乒乓球协会会员正在打扫球棚      记者刘海锋 摄

    2日上午,武昌区南湖街松涛苑小区乒乓球协会的几位老年会员,在经历了50多天无球可打的等待后,打开了小区内公共乒乓球棚的门锁,准备打扫干净后,好好过过球瘾。

    这处建于2014年的乒乓球棚,是在当时的业委会支持下,经部分业主签字同意后建成,现有会员100多人,均为六七十岁的老年人。近年来,因周边一些业主感觉球棚扰民,且属于违法建筑,有的业主希望尽早拆除,争议和矛盾由此引发。

    部分业主多次反映乒乓球棚太吵

    这处乒乓球棚位于松涛苑D区5栋与6栋之间的空地上,面积约200平方米,距离球棚最近的是5栋和1栋。市民李先生和胡女士分别住在这两栋中,过去一年多来,两人曾多次留言反映该问题。

    据胡女士介绍,之所以反映这个球棚的扰民问题,并非针对老年人运动健身,而是确实太吵。以前可以说是从早打到晚,一年365天一天不落,家里人都受不了。

    胡女士坦言,球棚筹备之初,确实有人上门来征求过意见,当时她本人也的确签了字,不过那个时候只是说要建一个能够挡雨的棚子,大家都能去玩一下,因此也没在意。后来问题才显现出来,首先是面积很大,不太美观,影响小区整体形象,而且打球的吆喝声、吵闹声不绝于耳,日常家居生活大受影响。

    李先生则表示,建球棚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当时觉得他们的说法可以接受,就没有阻拦。不料建好之后成了会员俱乐部,并非人人都可以参与。与此同时,噪音问题给家人带来了困扰。

    小区乒协希望与“反对方”正面沟通

    4月22日下午,长江日报记者曾去过松涛苑小区的乒乓球棚,当时球棚大门紧锁。记者当时从城管部门得到的说法是,该球棚建设时并未办理规划审批手续,属于违法建筑,按理应该拆除。不过,球棚建成以后,小区原先业委会成员全部离职,之后一直由小区乒乓球协会代管,得知要拆除球棚,老年会员情绪十分激动。为了避免激化矛盾,城管部门决定暂时关闭球馆。

    5月2日,记者再次来到球棚时,大门已经被打开,几位会员正在忙着打扫卫生。

    松涛苑乒协负责人说,大门是清明节之前锁的,当时说是要在“五一”之前找到解决办法,大家只好忍一阵。眼看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老人们无奈之下自行打开了大门。该负责人透露,在球棚建设及使用过程中,乒乓球协会一直都很配合小区及业主工作。有业主反映晚上打球很吵,协会便规定晚上不能打。有业主反映封闭式球棚影响车辆视线,协会很快就配合物业将球棚围挡更换为透明的网状围挡。

    之所以在此建设球棚,在这位负责人看来,实属无奈之举。“我2012年就向社区反映,希望为老年人建设乒乓球室,当时社区负责人同意,在社区新办公楼预留两间房屋,后来此事因故作罢。”乒协负责人说,后来选择在D区5栋和6栋之间的空地上建,一是这里原先本身就摆放了两台露天球桌,另外又紧挨健身器材区,而且当初相邻的几栋楼超过80%业主签字同意。

    “现在有些签过字的人又极力反对这件事,且一直不肯与我们正面沟通,这完全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乒协负责人希望双方能够面对面沟通,协商解决这一问题。

    业委会有意拆除球棚另建业主活动室

    4月26日,松涛苑小区去年新成立的业委会在业主群里发出拟公示文件,称D区乒乓球棚规划设计不合理,电线暴露在外,存在安全隐患。业委会4月中旬组织了业主代表讨论球棚去留问题,多数代表赞成拆除。

    为缓解小区业主活动场所不足的现状,业委会打算用公共收益对小区西门空地进行修整,将原来垃圾转运站的房屋加以利用,在此建设小区业主活动室,预计费用1万元,建成后归全体业主所有,业主共同使用。

    该文件一出,原本希望拆除球棚的业主们大多表示赞同。业主胡女士说,西门那处空地靠近马路,不会对业主造成影响,同时老年人打球的习惯还能保持下去,算是一举两得的方法。

    对于这个方案,松涛苑乒乓球协会负责人并不十分认可。2日,他带着记者来到西门这处空地,这块空地紧邻平安路,上面有一个废弃的钢筋结构房屋框架,改造起来不需要大费周章。“地方小了点,怕放不下乒乓球桌。”乒协负责人说。

    当然,业委会这一想法想要实施也并非易事,很快就有业主在长江网武汉城市留言板反对这一方案,认为此举系以违建来替代违建,该做法不可取。

    南湖街宁松社区相关负责人告诉长江日报记者,目前社区正组织业委会拿出一个大多数人能够满意的处理方案,通过召开业主大会来决定乒乓球棚的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