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京汉铁路粤汉铁路为“九省通衢”添翼

武汉从那时不再只靠水而兴

    长江日报讯(记者冯爱华)12日,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发布“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二批)”,京汉铁路、粤汉铁路、金水闸、英美烟公司、南洋兄弟烟草公司等5个项目上榜,它们都在武汉留下印迹。

    第二批名录中收录的100项工业遗产,具有突出、典型的技术价值、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代表了中国近现代工业技术、管理、组织等创新发展的脉络,见证了科学家、工程师、工人的辛勤汗水。这些遗产中既有创建于洋务运动时期的企业,也有新中国成立后的“156 项”“三线建设”项目;既有官僚资本企业,也有外商、民族资本企业;既有广为人知的造船、军工、铁路等门类,也有灯塔、烟草、供水等极少被关注的行业。

    从区域分布上看,上海、辽宁、河北入选项目数分居前三位。湖北以6项入选居第七位,其中有5个项目分布在武汉。

    2018年1月,首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发布,武汉有汉阳铁厂、长江大桥、宗关水厂等三项上榜。

    制定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意在唤起公众对工业遗产保护的关注,支撑科学决策及传承和发展城市文化。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副理事长石楠从城市规划专业的角度指出,通过工业遗产保护,可推动整个城市经济发展的转型和升级。工业是城市发展的核心要素,工业遗产是城市文化的重要基因。在遗产活化利用过程中,要重视整体性、系统性的思维,从城市特色风貌入手,让工业遗产融入当代生活,使其成为公众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武汉5项目入选第二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

    链接>>>

    京汉铁路

    所在地:北京、河北、河南、湖北

    始建年代:1898年

    主要遗存(湖北):平汉铁路南局;汉口大智门车站、循礼门车站、江岸车站,黄河南岸站;江岸京汉铁路工会会员证章(藏于武汉二七纪念馆);二七烈士纪念碑、京汉铁路总工会旧址、施洋烈士陵园;詹天佑故居。

    入选理由:甲午战争后清政府自己修建的第一条铁路,中国早期建成的第一条南北铁路大动脉;由比利时负责修建,为外国利用债权掠夺中国铁路主权首开先例;大智门车站被称为当时亚洲最豪华的火车站;打破了中国传统上依赖于水道与驿道的交通网络格局,带动了沿线城市的繁荣,郑州、石家庄等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并逐渐发展成为商业中心和政治中心;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长辛店铁路工人俱乐部是中国近代第一个工人俱乐部,“二七大罢工”是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高潮中规模最大、最有影响的一次罢工。

    粤汉铁路

    所在地:广东、湖南、湖北

    始建年代:1900年

    主要遗存(湖北):武汉长江粤汉铁路码头遗址(基桩、路基、钢轨)、武汉号渡轮。

    入选理由:中国早期建成的重要的南北铁路大通道之一,修建难度极大(部分路段修建难度相当于京张铁路),中国工程技术人员解决了株韶段英美工程师无法解决的技术难题,历时36年方建成通车;南岭白沙水五座拱桥跨径(40米)为当时国内最大,号称“五大拱桥”,国内闻名;抗战初期国内重要的陆路通道之一(与广九铁路相接,是运送进口物资的国际通道),为中国军队提供了80%的陆路运输量,内迁时重要的战时生命线之一;武昌徐家棚轮渡码头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铁路轮渡码头。

    金水闸

    所在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金水闸路93号

    始建年代:1933年

    主要遗存:闸体、卷扬式手摇启闭机、金水堤;纪念碑;建设纪略、历史照片。

    入选理由:近代中国第一个大型水利工程,当时唯一的大型水利工程,也是至今保护得最好的近代大型水利工程;融汇了多国水利专家的智慧(美国人史笃培任总工程师,奥地利人任工地总监,闸门由英国公司设计,荷兰人参与审查计划),钢材由德国、比利时提供,启闭设施由荷兰、英国制造。

    英美烟公司

    所在地:上海、天津、武汉、青岛、济南、沈阳、潍坊、许昌

    始建年代:1919年

    主要遗存(武汉):江岸区合作路17号办公楼1座。

    入选理由:1949年前中国最大的烟草企业,最高时占有中国烟草市场79% 的份额;其在上海、天津、青岛三地的工厂有中国烟草工业“上青天”之称;潍坊烟叶复烤厂为当时我国建厂最早、规模最大的烤烟厂,开创了“美种烟”在我国进行深加工的新纪元。

    南洋兄弟烟草公司

    所在地:上海、武汉、广州

    始建年代:1916年

    主要遗存(武汉):江汉区中山大道708号办公楼1座。

    入选理由:1949年前中国最大的民族烟草企业,由华侨资本经营的最大一家民族卷烟企业,打破了英美烟公司对中国烟草业的独占局面;中国民族工业的先锋,也是中国最早的民族工业品牌之一;中国建立最早、历史最长的民族烟草企业之一。

    京汉铁路打破武汉仅仅依水而生格局

    长江日报讯(记者冯爱华)113年前开通的京汉铁路,带来了沿线城市的繁荣,郑州、石家庄等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并逐渐发展成为一省商业中心和政治中心,而武汉的大智门车站也被称为当时亚洲最豪华的火车站。12日,京汉铁路上榜“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二批)”。

    京汉铁路是甲午战争后清政府准备自己修建的第一条铁路,中国早期建成的第一条南北铁路大动脉。1889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向清政府提出了修筑铁路干线的建议,提出了卢汉铁路(后改名京汉铁路)计划。随后,为生产卢汉铁路所需要的钢轨,张之洞开始筹办汉阳铁厂等一系列重型工厂。

    1906年4月1日,连接北京与汉口的全长1214.49公里的宏大铁路干线卢汉铁路正式全线通车运行。

    京汉铁路的全线贯通,打破了仅依赖于水道与驿道的传统交通网络格局,武汉从此迈入了火车、轮船客运齐发,东可至上海,西可达重庆,北可进京城的水陆连运时期。闹市区不再局限于长江边的租界一隅,沿铁路线的迅速繁华对汉口城区面貌的改观颇有影响,就连“草庐茅店,三五零星”的硚口至谌家矶一带,也变得“三十里几比室直连矣”。

    铁路不仅改变了武汉,也让沿途新兴城市迅速发展。京汉铁路沿线被设为一等站的城市中,石家庄和郑州之前都是默默无闻的小城镇,随着铁路的开通,经济、政治中心逐渐转移,它们分别取代保定和开封,成为一省省会,它们也因此被形象地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