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纯粹”的研究
往往有更深远影响

    任正非前段时间接受媒体采访,其中许多内容都引起公众兴趣,尤其是他对数学(家)的看重,两万多字采访实录中,竟提及数学近30次。

    不过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却认为,发展像数学这样的基础科学,目的并非直接为经济和技术服务。他在日前召开的第八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ICCM)上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对基础研究的认识仍有偏差,“他们说重视基础研究,重视的无非还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研究而已。”

    有关基础科学与经济发展或“解决实际问题”间关系的讨论,其实源远流长,个中逻辑也清晰了然。这里的关键在于:基础科学研究者感兴趣的是自然现象,以发现自然规律为目的。企业着力于满足和创造社会需求,以获取最大经济效益。政府则提供尽优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以使公众获得最大幸福感。

    所以社会点赞华为,首先不在于他们“砸”了多少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化学家,而是他们产品的强大市场竞争力,以及企业为社会创造的巨大经济效益。至于他们格外重视高科技(人才),只因为他们看清了高科技(人才)在公司发展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当然,华为所聘用的数学家与丘成桐教授这样的纯数学家不同。丘教授们的研究不为解决具体的工业界问题而存在,只“希望对人类社会产生更为广泛和深刻的影响”。类似于各种猜想的研究,大抵都属于这种纯粹的努力。如是“纯粹”的研究,反而需要研究者有更高的天分,有耐得住寂寞的品性,他们完全可能在有生之年都难见到自己的研究成果付诸“应用”,然而当下却需要巨大投入来支持自己“无用”的劳作。可以想见,即便最有眼光的“风险投资家”都不会在黎曼猜想的研究上有所投入。

    基础科学研究看起来是个既小众又花钱的事业,但事实证明它关系到人类的未来,政府责无旁贷;一些企业在基础科学研究上有长远认识,他们为支持国家基础科学研究一掷亿金,为奖励相关研究人员不遗余力,也非常值得敬佩。

    政府、企业、科研人员,虽社会角色不同,但对基础科学重要性的认识上总会有所交集。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交集转化成更大合力,不至使基础科学研究仅仅“停留在口头上”。

    □ 梅明蕾(作者为武汉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