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副会长刘为钦:

毛泽东诗词集中表达了
关乎国家民族的“大我”情怀

    人物名片

    刘为钦,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副会长,湖北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2年11月17日,刚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久的习近平在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会上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据不完全统计,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在各种讲话中引用毛泽东诗词20余次。

    “这一方面显示出习近平同志对毛泽东诗词作品的认同和喜爱,另一方面也彰显出毛泽东诗词本身所具有的无穷智慧和魅力。”17日,长江日报记者专访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副会长,湖北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刘为钦。他详细分析了毛泽东诗词的时代价值和毛泽东诗词中的武汉元素。

    他不是站在“小我”的立场写诗吟诗,而是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激情呼唤

    毛泽东诗词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刘为钦认为有三点原因:

    首先因为这些诗词是那个伟大变革时代的书记,是毛泽东伟大人格的写照。1949年以前的中国是一个军阀割据、支离破碎的中国,是一个积贫积弱、民不聊生的中国,是一个帝国列强可以任意宰割和蹂躏的中国。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推翻了各种反动统治,实现了中华民族的解放。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完成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开展了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了中华民族的科技文化水平,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石。

    “毛泽东诗词真实地记录了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也彰显了他高尚的品格、博大的胸怀、卓越的才能。”刘为钦强调。

    其次因为这些诗词所表达的是关乎民族、国家的“大我”情怀。刘为钦说,细读毛泽东的每一首诗词,如《沁园春·长沙》《念奴娇·昆仑》《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等,我们都会体味到他不是站在自己小我的立场呻吟,而是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呼唤。即或是《蝶恋花·答李淑一》这样缅怀亲人和朋友的诗作,在诗的结尾也有“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的诗句。诗人告慰两位为革命牺牲了自己生命的烈士:中国已经推翻了一切反动统治,此刻我怀念你们的思念之情和面对革命取得胜利的喜悦之情交织在一起,泪流如注——现在你们可以安息了吧!

    第三因为毛泽东诗词本身就具有感人肺腑的艺术魅力。一首《沁园春·雪》曾经打动过多少中华儿女的心灵?诗人历览了“长城内外”“大河上下”的无限风光之后,还要表达对无数过往英雄的敬意,可惜的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这些在中国历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他们都只能凭借武力统治中国,而缺少应有的文学才华和政治智慧。这些人物都已经成为过往的历史,而要实现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解放和国家的富强,还得要依靠我们这个时代的“风流人物”。我们不能不为词中瑰丽的想象和豪迈的气概所折服。这也难怪柳亚子说:“毛润之沁园春一阙,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其冰封雪飘的北国山川一点也不逊于苏东坡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和辛弃疾的“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革命会遇到困难挫折,但他从不消极悲观,诗词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集领袖与诗人于一身的毛泽东对湖北武汉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书写武汉的《菩萨蛮·黄鹤楼》《水调歌头·游泳》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

    这首《菩萨蛮·黄鹤楼》写于1927年春天。当时,北阀战争取得初步胜利,蒋介石窃取胜利成果,已经显露出打压共产党人的迹象;而共产党内部存在向国民党退让妥协的倾向,大家对革命都有一种不知向何处去的迷茫。正是在这一特殊的背景之下,毛泽东创作了这首词。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派”即支流,“九派”即多条支流;“一线”是指长江北岸的京汉铁路和长江南岸的汉粤铁路。众多支流和两条铁路交汇在黄鹤楼的附近,即中国的中部。这一描写既是对中国中部大好河山的赞美,也是对武汉便利交通条件的肯定。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如此辉煌的黄鹤层楼,如此壮丽的大好河山,如此便利的交通枢纽,却被这莽莽苍苍的烟雨笼罩着;滚滚东逝的长江,却被这龟山蛇山封锁着。

    “此处写自然景观是表,隐含着毛泽东对革命前途的担忧是实。”刘为钦说,尽管毛泽东对龟山蛇山有着天然的好感,他曾多次游览龟山蛇山的自然景观,但他此处正词反用,把二山视为了限制长江东去、历史发展的障碍。面对山河被烟雨笼罩,面对长江受到龟山蛇山的挟持,面对共产党人遭受蒋介石政府的迫害,面对共产党内右倾投降主义的妥协,毛泽东已经忧心忡忡。

    刘为钦认为,正如马克思所预言:“如果皇袍终于落在路易·波拿巴身上,拿破仑的铜像就将从旺多姆圆柱顶上被推下来。”毛泽东在词中也已经预示蒋介石政府将会对共产党人举起屠刀。

    “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诗人把自己比作一个“游人”,实际上是对当时共产党内部的犹豫不决,拒不接受他的建议的不满。蒋介石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可是,在4月27日至5月9日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共产党内部的领导层却仍然执行着妥协退让的政策。毛泽东不仅被排斥在领导层外,而且还被剥夺了表决权,他所提出的建立苏维埃政权,组织工农武装,加速土地革命的提案也被大会拒绝讨论。

    但是,毛泽东并没有消极悲观:“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他要端起酒杯祭奠这波涛汹涌的江水,他此刻的心情,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就像这江水一浪高过一浪,变得愈加坚定。在1927年8月7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史称“八七会议”)上,共产党中央接受了毛泽东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主张,纠正了右倾投降错误,对国民党发动起武装斗争的攻势。

    他从不沉迷既有成就,短暂“宽馀”过后又开始谋划新的征程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水调歌头·游泳》创作于1956年6月。刘为钦说,毛泽东写《水调歌头·游泳》时的心情已经不同于他写《菩萨蛮·黄鹤楼》时的惆怅。那时候,全国各族人民正在投身于火热的社会主义建设当中,他从长沙到达武汉,3次畅游长江之后,创作了这首作品。“他饮了长沙的水,食了武昌的鱼,横渡了波涛壮阔的长江,看到了伟大祖国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此刻,他能不高兴吗?”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回想起曾经经历过的种种风浪和已经取得的各种成就,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现在才有一点空余的时间,但这时间也过得真快。

    作为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他没有沉迷于已经取得的成就之中,他还在构想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眼前的长江大桥建成之后,中国的南北铁路线真正变成“沉沉一线‘通’南北”的“通途”;国家还要在长江的上游筑起大坝,“截断巫山云雨”,开发利用长江上游的水利资源。毛泽东风趣地问:到那个时候,神女应该不会怎么样吧?她一定会对这个不一样的世界感到惊讶!

    刘为钦还介绍,除了以上二首词外,毛泽东的《蝶恋花·答李淑一》也与湖北有一定的关系,“我失骄杨君失柳”的柳直荀就牺牲在湖北监利的周老嘴镇。

    周老嘴镇在江汉平原属于地势较高的地方,在春秋战国时期是楚国国王游猎的地方,曾经也是监利县治所在地,20世纪30年代初成为湘鄂西省和红二军团机关所在地。毛泽东的同学、革命烈士柳直荀1932年9月就牺牲在这里。

    毛泽东在这首词里表达了对柳直荀和杨开慧两位烈士的无限思念。他们为革命而捐躯,他们的高贵品质和牺牲精神,即或是天庭的吴刚和嫦娥也受到感动——吴刚为他们捧出桂花酒,嫦娥为他们翩翩起舞。

    刘为钦说,无论是《菩萨蛮·黄鹤楼》《水调歌头·游泳》,还是《蝶恋花·答李淑一》,毛泽东与湖北有关的三首词有一个共同特点,都饱含着深情厚谊。

    今天我们学习和研究毛泽东诗词,能够坚定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毛泽东对湖北、对武汉有很深的感情,湖北人民、武汉人民对毛泽东也同样有着深厚的情谊。”刘为钦介绍,湖北的学术界在全国率先成立了毛泽东诗词研究的省级学会——湖北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华中师范大学博导张永健等人出版了毛泽东诗词研究的系列著作,发表了毛泽东诗词研究的系列论文,在全国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没有毛泽东及其他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卓越才能和不懈奋斗,中国极有可能还在黑暗中摸索。”刘为钦说,今天我们学习和研究毛泽东诗词能够让我们再度认识毛泽东所处的时代,更深刻总结中国社会的发展规律;能够让我们再度感受毛泽东的伟大人格和艺术才能,得到艺术的熏陶和思想的洗礼;能够让我们从毛泽东诗词中吸取智慧,加深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和认同,坚定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长江日报记者胡雪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