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抗美援朝战斗英雄朱金池

冲锋在前言传身教铸就军人家风

    朱金池与市第三医院部分医务工作人员重温党的誓词长江日报记者金振强 摄

    “1953年夏季战役,几个战友在我眼前牺牲了。”10日,在武汉市第三医院中医科病房里,泪水模糊了朱金池老人饱经沧桑的双眼,身边的90后党员也红了眼眶。

    在长江日报与武汉市卫健委联合开展的“90携手90”活动中,该医院从离休干部档案里发现了一位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他就是90岁的朱金池。在1953年夏季战役中,他以惊人的勇敢和机智,及时呼唤了志愿军炮火,歼敌2000余人,荣立特等功,获二级英雄称号,朝鲜授予其一级国旗勋章。

    甘当“大炮的眼睛”

    和战友击溃敌军百余次冲击

    朱金池是河南省中牟县人,1929年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1949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人民掀起了抗美援朝运动后,他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因机智善战很快被任命为炮兵观察班长。

    上甘岭战役后,朝鲜停战谈判仍陷入停顿。1953年5月至7月,中朝军队为促进停战谈判顺利进行,决定发起夏季进攻战役。

    战斗前,组织交给朱金池一个艰巨的任务,要他作为观察班长,和步兵突击部队一起冲上敌人阵地,为炮兵提供准确的方位信息,指挥5个炮兵群的炮火。

    6月25日,我军发起战斗,朱金池根据敌人步兵速度和前进方位迅速预判,并将口令传送到炮兵指挥所。敌军多次直扑主峰时,我军炮弹从天而降,直中敌群。

    6月26日凌晨,一排排炮弹打来,把观察所所在的工事打塌,人和设备都被埋。朱金池用尽力气从土里钻出来一看,一位战友牺牲,一位战友重伤,他强忍悲痛,在残破的工事里继续观察,呼唤多个炮兵群的火力。战斗持续七天七夜,他和战友将敌人百余次冲击击溃。

    战役胜利,当战友把他从山上背下时,他浑身是血,没有知觉。朱金池的英雄事迹传开,他被大家赞为“大炮的眼睛”,当月火线入党。当年国庆节,他作为志愿军归国代表团一员,到北京观礼,和毛主席合影。

    党性原则放在第一位

    不为儿子和战友搞特殊化

    “父亲从来不跟我们说当年战斗的细节。”朱金池的儿子朱超英先生说,“每当我们问他,你二级英雄的荣誉哪来的?他都轻描淡写地说,没啥。我们是从家里《抗美援朝英雄纪念集》一书中看到了父亲的名字和故事。”

    1964年,朱金池转业到湖北省人事局工作,后来又到东湖干部疗养院、咸宁工业区医院(后划归武汉市第三医院)工作,均负责人事。“父亲党性原则极强,我们家里4个兄弟姐妹的工作他都不插手,尤其是我大哥,因为身体有些残疾,当年想让父亲安排个工作,可父亲说,不能为你搞特殊化。”

    “有一次一位战友想办理离休,找上门希望父亲将他参加革命队伍的时间修改到1949年9月30日前,父亲请这位战友喝了酒,表示自己帮不上忙。父亲是一个党性原则极强的人,别说帮忙修改档案,就连我们家人让他帮忙开药都不行,他说不能占国家的便宜。三年自然灾害,他主动要求降低自己薪水。”朱超英说。

    儿子传承家风参加长江救援志愿队

    父亲罕见表扬:你是和平年代的英雄

    朱金池有4个孩子,老二起名“继英”,老三起名“超英”,有继承、超过英雄的意思。

    “在我印象里,父亲一直很严肃,工作很忙,对家庭投入不够。”朱超英说,“大哥小时候发烧,因为父亲太忙延误了病情,导致留下残疾。”

    朱超英是长江救援志愿队队员,2014年,长江日报对他们的事迹进行了重头报道。当朱超英把报纸放在父亲眼前,朱金池罕见地表扬儿子说:“你是和平年代的英雄。”

    朱超英说:“遇到危险,父亲冲锋在前,他随时可以为党和人民献出一切。”

    感悟

    市三医院中医科医师,27岁党员昝俊杰:当朱爷爷说1953年夏季战役他的战友被活埋时,他这样的硬汉也流下了眼泪。我内心非常震撼,革命战士为了国家和人民,遇到危险冲在前面,他们的大义大爱让人敬佩。和平年代虽然不需要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但我们可以在工作生活中传承这种大义大爱。

    市三医院烧伤科护士,26岁党员王陈:我问朱爷爷,战役结束您火线入党,当时是怎么想的?朱爷爷说,“我没想什么,为人民服务。”我想,“为人民服务”是朱爷爷的初心,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革命理想大于天,值得我们青年党员深思。

    长江日报记者黄琪 通讯员陈莉 陈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