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五色”庄严四十年 “汉译名著”谱新篇

    这是商务印书馆近八百种“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的一角。

    “汉译名著”,在中国读书人心目中,是一个特殊的专有名词,是书架上的一种庄严;读者需要拿出一定的勇气迈过门槛,才能领略那五种颜色构成的美妙知识景观。

    “汉译名著”已出版近800种

    橘色是哲学;绿色是政治、法律、社会学;黄色是历史、地理学;蓝色是经济学;赭色是语言学。五种颜色的书脊,是中国读书人最熟悉的视觉形象之一,这就是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1982年,“汉译名著”第一辑50种面世。1982年2月5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时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著名出版家陈原为这套丛书写的发刊词:“通过这些著作,人们有可能接触到迄今为止人类已经达到过的精神世界。”

    从那时算起,到如今已近40年,“汉译名著”已经出到第18辑,近800种。今年端午节前夕,记者获悉,新的12种“汉译名著”又已刊行。它们是——

    1.《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修订本)》

    [德]尼采 著 李超杰 译

    全书主要是介绍和论述5位希腊哲学家的思想。

    2.《论物体》

    [英]霍布斯 著 段德智 译

    全面了解16—17世纪西方哲学的必读书。

    3.《论优美感和崇高感》

    [德]康德 著 何兆武 译

    康德在三大批判之外唯一的一篇美学著作。

    4.《<梨俱吠陀>神曲选》

    巫白慧 译解

    选译《梨俱吠陀》中与哲学有关的部分,并做了详尽的注释。

    5.《胜论经》

    [古印度]月喜疏 何欢欢 译释

    胜论派现存最古老的梵文经典,为印度哲学与佛教哲学的研究提供基础性文献。

    6.《风土》

    [日]和辻哲郎 著 陈力卫 译

    以日本为比较轴心,阐述世界其他地方风土人情和历史的交互关系,并提出“世界史必须给不同风土的各国人民留出他们各自的位置”的观点。

    7.《英格兰景观的形成》

    [英]W.G.霍斯金斯 著 梅雪芹 刘梦霏 译

    景观史研究领域的开山之作,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历史著作之一”。

    8.《小说鉴史》

    [法]莫娜·奥祖夫 著 周立红 焦静姝 译

    通过重新阅读法国19世纪9位作家的13篇小说,再次呈现那个世界。

    9.《中世纪史料学》

    [苏]亚·德·柳勃林斯卡娅 著 庞卓恒 李琳 等译

    对封建时代西欧各国历史的主要史料的概述,揭示封建时代欧洲各国总的发展进程。

    10.《英国革命:1688—1689》

    [英]G.M.屈威廉 著 宋晓东 译

    详尽叙述了1688—1689英国光荣革命的历史。

    11.《宪法与实在宪法》

    [德]鲁道夫·斯门德 著 曾韬 译

    本书提出的“整合理论”,是魏玛时代最具原创性的国家法理论之一。

    12.《艺术批评史》

    [意]廖内洛·文杜里 著 邵宏 译

    英语世界第一部重要的艺术批评史。

    “名著”的时间下限为上世纪80年代

    看过这些书目,记者有两个感觉,这些书“似曾相识”,而且不算太“新”。

    商务印书馆学术编辑中心负责“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大部分的选题策划,中心主任李霞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汉译名著”的选题流程。

    大部分列入“汉译名著”的书,都在商务印书馆首先出版过单行本;在组稿时,编辑们会有意识地按照“汉译名著”的标准来把控选题和翻译质量。这些书出版后,经过了读者眼光的挑剔和学界同行的评说,商务印书馆就召开专家论证会,按学科分组讨论。大家对书的质量表示认可之后,就会把这本书列入“汉译名著”的名单;然后按学科赋予其“颜色谱系”,以“汉译名著”的面貌再出版。

    这就是“似曾相识”的由来。至于不太“新”,李霞介绍说,目前“汉译名著”所收书目的时间下限为上世纪80年代。所以,30年来那些曾经轰动一时、闻名遐迩的学术畅销书,暂时还无缘进入名著行列。

    一方面,商务印书馆为这些新锐之作开辟了专门的阵地,比如“现代性研究译丛”“文化和传播译丛”和“当代法国思想文化译丛”等,更着眼于现当代学术进展,更多地译介各种新思潮。另一方面,30年的时间淘洗,足以保证“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选题的权威性;慎重的选题流程,则是对优秀作品进行经典化、名著化“再确认”“再保证”的过程。

    来自市场的反应也证明了此举正确。李霞告诉记者,有些书以“汉译名著”的形式再度出版后,销量比以前的单行本还要好,这说明读者信赖“汉译名著”这个品牌。

    面世40年来,“汉译名著”常销不衰,老品种不断重印,新品种不断加入。从第17辑开始,“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有一个新改变,让艺术学图书和语言学图书“共享”赭色。此前,艺术类归入美学,美学则归入哲学,都使用橘色书脊;但是有些艺术类图书和哲学书放在一起,还是有距离感;此外语言学“专享”赭色,又使得赭色家族有些“势单力薄”,于是就有了这个变化。此次新出的《艺术批评史》就是赭色书脊。

    据了解,商务印书馆已经加大力度,目前可以做到每年出版一辑、约50种“汉译名著”;“汉译名著”的诸多新品种也反映出中国人文社科学界研究触角在各学术领域中的拓广和加深,体现出中国学术界站在本土立场上对人类文明的理解。

    链接>>>

    “汉译名著”

    可以追溯到更早

    1897年,商务印书馆成立,1902年之后开始译介世界名著,包括《明治政党小史》《帝国主义》和《各国宪法略》等。

    1921年王云五出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他承继前任译书传统,陆续出版《爱罗先珂童话集》(鲁迅 译)《阿丽丝漫游奇境记》(赵元任 译)《科学大纲》《社会学方法论》(许德珩 译)以及“世界文学名著丛书”和《从空想到社会主义》等许多译著。

    1929年王云五主编“万有文库”面世,同时编印“汉译世界名著丛书”收入其中,这也是“汉译名著”名目首次亮相。

    1934年“万有文库”第二集开始订阅,商务印书馆出版《万有文库第二集目录》,其“预约简章”中称,第二集共收入四套丛书,包括“汉译世界名著第二集”150种,450册,包括《十九世纪欧洲思想史》《古代文化史》《西洋哲学史》《古代社会》和《人口论》等。

    1958年陈翰伯出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此后8年间,译介学术名著近400种,另有译稿选题储备近400种。出版著作如《培根论说文集》《笛卡尔哲学原理》《伦理学》《形而上学》和《物性论》等。

    1978年陈原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兼总编辑,为纪念商务印书馆建馆85周年,在前人劳作的基础上编印“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丛书名目中加“学术”二字。

    1982年第一辑50种出版,此后分批陆续推出,至今已出到近800种。    800,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李霞告诉本报记者,关于“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商务印书馆阶段性的目标是出到2000种。    这意味着,现在出的“汉译名著”还不到一半。未来,我们可以期待更多的“五色风景”。

    长江日报记者李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