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我读

别只靠“销量”鉴别儿童经典

    上回说到,我把十几本童书扔进了垃圾桶,因为发现这些童书在引导我家孩子学会撒谎(详见6月23日《长江日报》),这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给他们朗读《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和《小王子》,他们非常喜欢这种阅读形式。特别是《小王子》,此书是童书,也蕴含着对存在、社会的哲学思索;孩子们边听边笑,证明他们也能够理解。

    我家两个儿童,买“米小圈”“嘟嘟熊”“大中华寻宝系列”“植物大战僵尸”之类儿童读物不是一本一本地买,一买就是10本一套。还有《小猪佩奇》《巧虎》之类既有文字版,也有动漫版,也是一套一套、一个系列一个系列地买,消费金额比较可观。

    孩子买来这些读物,每天看得不亦乐乎。为什么要读这些东西?老实说,作为家长我很失职,并没有帮他们选择读物。哥哥大概是因为同学都在看,而弟弟肯定是因为哥哥每天看。有时候他们要爸妈为他们朗读,因此让我了解到这些作品到底在讲什么。今年发现“米小圈”的问题后,我果断“叫停”孩子对“米小圈”的迷恋,但觉得“大中华寻宝系列”“植物大战僵尸”差强人意。

    虽然有些失职,但我也算是跟着两个儿子耳濡目染,接触了中外很多儿童文学、动漫、教学产品等,有了读观体验,就有了比较鉴别。总的来说,现在国内为儿童生产的各种读物、动漫、视听产品,品种也算丰富,但就品质而论,还不能说有多强。在社会主流的文化语境中,人们普遍推崇的儿童文学作品主要还是像《安徒生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小王子》《杨柳风》《格列佛游记》这样的经典。再比如《小猪佩奇》,最开始中国父母恐怕都是出于学英语的目的而让孩子观看的;但后来人们发现,它确实优秀。后来,“佩奇”成了一个时尚符号,在中国风行一时。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儿童文学市场,这一点肯定是没有疑义的。中国约14亿人口,其中14岁以下少年儿童有2.3亿,这些孩子都是儿童文学的消费者。在2014年“中国作家富豪榜”上,前十名中有5位是儿童文学作家;现在,畅销的儿童文学作品动辄销售几百万册,这些都说明中国童书市场之大。

    但严格地讲,销量大未必代表受欢迎程度高,更不意味着质量高。儿童并不具备选择能力,甚至大多数父母也不具备这种选择能力,听说别的孩子在读什么书,他们就让孩子读上了,他们承担的主要责任是付钱。

    反过来说,很多童书富豪作家对儿童文学市场的占领只是数量上的,不是因为“经典永流传”,而是种类多,销量累加真的就成了天文数字。他们在数量上占领了我们的儿童文学市场,连年登上“作家富豪榜”,社会影响很大,但社会上对他们的质疑也很大,有些作家甚至被大量投诉。这真的是一个问题。

    杨于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