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书评·文化

“刺杀阿提拉行动”拷问文明与野蛮

    公元449年,也就是中国南北朝时期,在东罗马帝国宫廷里,一个暗杀阴谋正在策划中。

    暗杀对象是匈人之王阿提拉,被西方人称作“上帝之鞭”的那位。他曾经两次进军巴尔干半岛,围攻君士坦丁堡,改写罗马历史。匈人帝国在阿提拉的带领下,版图到了盛极的地步:东起咸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多瑙河,北至波罗的海。

    策划阴谋者,是东罗马帝国宫廷侍卫长、宦官克里萨菲乌斯和皇帝狄奥多西二世。

    当时,匈人和罗马人打打停停,也有外交来往。一名穿着兽皮的匈人将军出使东罗马,受到穿丝质长袍的宦官侍卫长殷勤款待。然后两人盟誓,一个保证“我决不说对你不利的话”,另一个则发誓“决不让第三个人知道”。接下来,宦官先是打听阿提拉的警卫细节,然后提出,如果将军能够刺杀阿提拉,就能从罗马得到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为了表示诚意,罗马可提供50磅黄金用于收买阿提拉身边的警卫。

    将军答应了。但是他提出一个困难,阿提拉很注意手下人从罗马收到的礼物,50磅黄金很重(罗马50磅相当于今天的16.4公斤),他无法自己带回去。最后商定的办法是,罗马派一个外交使团随将军返回,如果一切顺利,就从使团中派人回罗马取黄金,再带到匈人境内交给将军。

    这个年代的罗马操作各种间谍游戏已经很娴熟,根据《匈人王阿提拉与罗马帝国的覆灭》记载,早在公元386年,罗马就派人用诈降之计,消灭了另一个游牧民族好几万人。

    《匈人王阿提拉与罗马帝国的覆灭》的作者是英国剑桥大学教授克里斯托夫·凯利,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古希腊与古罗马文化,研究和梳理古籍文献、考古成果,他在书中指出了罗马人的可笑心态——

    面对阿提拉为首的匈人,以文明自居的罗马人一来打不过,屡屡交付赎金,二来看不起。罗马史学家称匈人“野蛮凶残、长相丑陋、面目扭曲,俨然两条腿的野兽;无论何时何地都只穿同一套衣服,吃半生不熟的动物肉和植物根茎。没有法律和固定的生活方式。男人吃睡在马背上,女人在马车里劳作;匈人不服从皇帝的统治,却对自己的首领十分忠诚,毫无信誉,十分善变,常常是一有风吹草动,就立刻改变立场,完全凭冲动的本能行事。就像没有思想的动物一样,他们没有任何是非观,但对财物怀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占有欲”。

    罗马人既然对匈人怀着这种文明的优越感心态,搞出“50磅黄金”的收买阴谋也就不奇怪了。但这帮“文明人”仍然是阴险狡诈的。他们真的派了一个外交使节团跟着将军进入匈人国境,使节团中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只有一个宦官的亲随知道刺杀阴谋。宦官的如意算盘是,计划成功,可以除掉劲敌;计划失败,暴君阿提拉一定会把使节团全部杀掉。这样一来,世界上再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鬼蜮伎俩,也不会有人威胁到自己的权势。对宦官来说不幸的是,使节团中还有一个立志要当史学家的青年随员,正是靠了这位青年的记录,1500多年后的剑桥大学教授凯利才得以在书中写下这帮文明人的阴谋,并且还阿提拉一个公道。

    使节团经历了各种险境和奇遇,俨然一部古典谍战大片,最后底牌掀开:将军根本没打算背叛,他把一切都汇报了,阿提拉也没有冲动地消灭使节团,而是巧妙摸清了各人的真面目,然后像一个老到的反间谍头目那样,让宦官的亲信取来黄金,将其逮捕,迫其招供,再派人拿着装黄金的皮袋子去面见罗马君臣,慷慨陈词,揭发阴谋,顺便又从罗马人手中敲了一大笔。

    写到这里,凯利教授不禁感慨:当匈人使节胸前挂着瘪瘪的皮袋,站在富丽堂皇的罗马宫殿之中,两位皇帝谁在道德上更加优秀,已经不言而喻了。

    凯利这本《匈人王阿提拉与罗马帝国的覆灭》,其实是一本严肃的历史著作,但是充满了有趣的细节,在写法上时时“穿越”,令读者有了丰富的阅读体验。比如使节团中那位未来的史学家进入阿提拉一个妻子的寝宫,“这位名叫艾瑞卡的女子优雅地斜靠在软榻上,看着一群女仆在上好的亚麻布上刺绣,上面装饰着很多形状和颜色各异的珠子。1991年至1993年,人们在贝尔格莱德市中心的22座陵墓中共发掘出764颗不同样式的珠子。这些珠子绝大多数都是玻璃材质的,有蓝色、紫色、红色和黄色的。少数珠子是由琥珀或珊瑚制成的”。

    在书的结尾,凯利意味深长地写道:“什么是野蛮?什么是文明?不能认为过去的就都结束了,与现在无关。”

    长江日报记者李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