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生命无价又有价

    “生命无价”,这句话耳熟能详;但是就整个社会来讲,我们不可能无限制投入资源以挽救生命,比如不会因为要避免交通事故而不发展高速公路,也不会因为要避免空气污染而禁开所有的化工厂。也就是说,就公共政策来讲,生命是有价的。

    《“大流行”经济学》介绍了国外“统计生命价值( Value of Statistical Life,VSL)”的概念。假如一个社会愿意支付1万美元来降低0.1%的死亡风险,那么这个社会评估这一条生命价值就等于1000万美元。根据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计算,2020年美国18岁及以上人群的VSL平均值为1150万美元。

    通过VSL可以计算战疫所挽救的生命价值,可以跟疫情封控措施所带来的经济损失进行比较。据《“大流行”经济学》匡算,中国隔离措施拯救了590万人的生命,用VSL计算社会收益约34万亿元人民币,相应的GDP损失约为5万亿—10万亿元人民币。

    当然了,抢救生命带来的收益远不止这些;而《“大流行”经济学》则证明了,“不惜一切救人”,从经济上也是非常有效益的。

    李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