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多学科联合成立疼痛管理小组 提供全程无痛舒适化医疗服务

以人为本 全市率先创建无痛医院

    无痛诊疗团队。

    六医院大力推行无痛分娩,医护人员指导产妇坐瑜伽球助力自然分娩。

    疼痛科开展各种无痛诊疗。

    随着社会的进步,医学的发展,人们对无痛舒适化诊疗的要求不断提升。

    以前,因医学技术的限制和经济条件的制约,老百姓对诊疗的要求,常常是只要把病查清楚,看好就行了。至于怎么查,怎么治,没有更多要求。很多患者生病后,除了忍受疾病本身的折磨外,还要遭受检查、诊疗所带来的不适和疼痛。

    为了使患者远离病痛,享受健康快乐的生活,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在武汉地区率先推出创建无痛医院理念,全面推进舒适化医疗,成立了以院长牵头,多学科合作参与,疼痛科、麻醉科技术骨干为成员的疼痛管理小组,为所有急慢性病痛患者提供全程无痛诊疗服务。

    无痛医院就是要让病人在没有痛苦,没有恐惧的环境下就诊、检查及治疗。病人到医院看病,减少了害怕疼痛的心理负担,就医成为一个愉悦和舒适的过程,这是武汉市第六医院以人为本,提供给病人高品质就医的全新管理理念和服务模式。

    紧盯国际前沿

    消除疼痛是基本人权

    人们对疼痛或习以为常,或认为不可避免。一个人患病后,不仅要忍受疾病带来的疼痛,同时要忍受就医时诊断或治疗过程中带来的疼痛,可谓是疼痛贯穿疾病的整个过程。

    “患者就医时带来的疼痛,是逃避就医的主要原因。”武汉市第六医院副院长刘敏表示,所幸这种情况已引起医学界的重视。

    1995年,美国疼痛学会首先提出“疼痛为第五大生命体征”的概念,希望借此提高医护人员对疼痛的认知度。美国疼痛学会主席Camphell博士指出:如果将疼痛与其他的生命体征提高到同等位置,它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得到治疗。

    2001年,在悉尼召开的第二届亚太地区疼痛控制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达成共识:消除疼痛是基本人权。

    2004年,国际疼痛研究学会将10月11日定为“世界镇痛日”,主题为“缓解疼痛是人的一项权利”。

    “这是社会的进步,是医学发展的必然结果。”刘敏说,我们医务人员有义务有责任,使广大患者免受疾病本身的疼痛折磨和诊治疾病时带来的疼痛折磨。20世纪90年代,包括武汉市第六医院在内的国内一些医院,相继开展了一些无痛诊疗项目,成立了疼痛科。最早开展的是无痛人流,紧接着就是无痛分娩。

    2004年,在公众媒体上,首次出现了无痛医院的概念。无痛舒适化诊疗,是我国医学发展的一大进步,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人民富裕后对生活质量要求同步提高的产物,是构建和谐社会所包含的一项重要内容。

    抗疫经验总结

    为创建无痛医院打开思路

    武汉市第六医院周边大医院林立,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院长刘建华和医院领导班子,在2019年提出了创建无痛医院的差异化发展之路。

    无痛诊疗,主要以麻醉科和疼痛科医护人员为主。但这两个科室人力有限,市场需求大,如何在全院推广无痛诊疗?大家一度陷入迷茫。

    正在全院上下集思广益之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

    武汉市第六医院作为定点医院,全院所有临床科室改造为新冠肺炎隔离病房,全院上下同心协力,共收治1328位病人。

    呼吸与重症医学科,是抗疫“主力军”。武汉市第六医院把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化整为零,派驻到每个科室。医院每天召开集中讨论会,建立微信工作群,对疑难病例和每个患者治疗方案进行集体讨论,集中或个别培训,解决了“主力军”人手不足的困境,保证了同质化医疗标准,取得了较好的临床治疗效果。

    抗疫期间的经验,打开了院领导创建无痛医院的思路。医院成立了以院长为组长的疼痛管理小组,除了麻醉科和疼痛科“主力军”外,每个临床科室确定二到三名高年资主治医生以上的医务人员,为无痛诊疗医疗骨干。

    除了统一培训外,麻醉科和疼痛科会根据临床科室需要,将医护人员灵活分配到各个需要无痛诊疗的科室进行个性化评估及诊疗方案制定。医院还“复制”了抗疫模式经验,建立集中研讨模式,建立微信工作群,对疑难病例和每个患者诊疗方案进行集体讨论,并成立无痛诊疗质控小组,确保每个病人得到最佳治疗。

    思路决定道路,人手不足问题迎刃而解。

    7月初,武汉市第六医院无痛医院创建工作,在全院各科室全面推开。

    全院推行舒适化医疗

    安全无痛副作用小

    在老百姓的印象中很多诊疗项目如胃肠镜检查、牙科诊疗、支气管镜治疗、介入治疗等都在局麻下进行,检查过程中的痛苦让很多患者难以忍耐,部分患者甚至由于惧怕检查中的痛苦而拒绝后续治疗。

    舒适化医疗应运而生。不过,只有将无痛和安全两者结合,才是真正的舒适化医疗。武汉市第六医院在全院推行舒适化医疗,医院在保障医疗安全的基础上,给患者提供了医疗的舒适化与人性化,让患者在安全、无痛、舒适的状态下接受医学检查和治疗。

    麻醉科是实现舒适化医疗的主导学科。武汉市第六医院麻醉科主任刘芬谈道,医院采取各种先进的麻醉、镇痛技术,消除患者在接受有创性检查或治疗时的疼痛感觉和紧张情绪,将舒适化医疗融入护理、无痛诊疗、无痛分娩、围术期舒适管理、疼痛管理、临终关怀等多方面,使患者轻松接受检查和治疗。

    舒适化医疗就是让患者在安全、无痛、舒适的状态下接受医学检查、治疗,使患者在整个就医过程中感受到心理和生理上的愉悦感、无痛感和无恐惧感。舒适化医疗源于医护人员的良好态度和就医环境,而生理的愉悦感、无痛感和无恐惧感则完全依赖于专业麻醉医生提供的无痛化服务。

    “医生为我施行了无痛分娩术,我选择了自然分娩,除了刚开始发作时的疼痛剧烈一些外,整个生产过程中都是可以耐受的疼痛。”日前,在武汉第六医院妇产科,新妈妈张女士说起自己的分娩经历高兴地说,无痛分娩术让自己放弃了原本准备的剖宫产术。

    生孩子后,不仅避免了术后伤口疼痛,而且肚子上也没有留下难看的疤痕。张女士说,她和家人原来商议好了选择剖宫产术,以避免生孩子的剧痛。8月20日,武汉第六医院麻醉科主任刘芬告诉她,在该院可以实现“无痛分娩”,大大降低痛感,张女士才忐忑地接受自然分娩。“没有想到现代的技术,让自然分娩也变得舒适起来。”

    患者切身体会

    无痛诊疗让就医变得舒适

    疼痛科是武汉市第六医院的特色专科,也是全省第一批以慢性疼痛的诊断治疗作为研究方向的专科,目前是武汉市重点专科建设单位。科主任董航博士在各类疼痛治疗领域经验丰富、成果丰硕。

    三叉神经痛是一种在面部三叉神经分布区内反复发作的阵发性剧烈神经痛,被称为“天下第一痛”。多数三叉神经痛于40岁左右发病,多发生于中老年人群,女性较多。家住汉口的杨女士,被三叉神经痛折磨数年,用她的话说,发作时痛不欲生,缓解时也战战兢兢。在武汉市第六医院,董航博士团队为她采用微创介入的治疗办法,温控射频电凝术在影像介入下行神经节毁损治疗,有效控制了顽固性三叉神经痛。杨女士再也不需强忍这“天下第一痛”,她感谢六医院疼痛科专业的微创治疗让她可以享受舒适无痛的生活。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发生于带状疱疹病毒感染后,如得不到及时治疗或治疗不当,疼痛可在疱疹消失后长期存在,有的病例疼痛甚至超过数十年。这种疼痛性疾病是医学界极其难治的顽症之一,有“不死的癌症”之恶名。董航博士介绍:上个月曾收治一名从外院转诊而来的年轻患者,一次带状疱疹后遗留有严重的神经痛,辗转多家医院药物治疗效果不佳。入院后疼痛科立即与皮肤科、神经内科以及风湿免疫科多学科会诊,采用抗病毒治疗联合经皮电刺激,以及选择性地毁损传导疼痛的神经的治疗方案,有效控制了这种顽固性疼痛,患者治愈出院。

    55岁的丁先生1个月前右小腿后外侧疼痛,自己买来膏药贴了一个星期,痛感丝毫没有缓解。丁先生还是没当一回事,认为再过几天疼痛就会消失,忍着疼痛继续工作了2周后,终于疼得吃不消,这才在家人陪同下来到武汉市第六医院疼痛科就诊。完善相关检查,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

    董航主任建议他进行椎间孔镜下髓核摘除术治疗,解除疼痛。第二天仅用2小时为其成功摘除突出的椎间盘,创伤伤口仅7毫米,术后第二天,丁先生就可以挺直腰板,下床活动,效果立竿见影。

    “一天前还疼得不能下地走路,现在跟正常人一样。术中也几乎没有什么疼痛感,早知道当初就不用忍受疼痛煎熬。”丁先生表示,自己不懂疼痛也是病,很后悔没有及时就医。

    “我们每天接诊的疼痛患者中,仅三成左右患者是首诊,其他都是由其他科室转诊。”董航博士介绍,目前仍有许多患者对疼痛领域几乎一无所知甚至有误解,有许多颈肩腰背痛、腰椎间盘突出症、癌痛、骨与关节痛、软组织痛、神经痛等病痛缠身的患者不知如何求医只能艰难忍受,这些疼痛都是疼痛科的诊治对象。疼痛科以治疗各种慢性疼痛为主要方向,利用微创微袭的介入手术、物理治疗解决包括脊柱源性疼痛(腰椎间盘突出症、颈椎病)、头面部顽固性疼痛(三叉神经痛、后枕部疼痛)、神经病理性疼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晚期癌痛以及各种急慢性肌肉、关节、血管性损伤等在内的疼痛疾病。希望有更多患者能够了解疼痛科,找到解除病痛的办法,早日摆脱疼痛。

    据了解,武汉市第六医院早在1986年就开设了疼痛科门诊,是武汉市属医院中较早独立成科的疼痛科之一。2011年,疼痛科开设病房,与其他专科共用病区,设病床15张,2018年疼痛科独立开设病区,设病床40张。这些数据变化的背后,昭示了疼痛患者逐年增加,同时也表明了患者对六医院疼痛科品牌的信任在不断增加。

    撰文:刘璇 唐智峰 袁莉 罗瑶 刘望 李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