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武汉全程让道郑州“救命心”
小伙移植手术成功迎来新生

    □ 长江日报记者王春岚 通讯员高翔 李晗

    “紧急!请为鄂A086B6让行!万分感谢!”1月7日上午10时许,一份“紧急呼吁书”在武汉人的社交媒体中刷屏了。原来,来自河南省郑州市的一颗宝贵心脏供体“独自”乘高铁来汉救命,正在从高铁站前往医院途中,早一刻抵达,救命的成功率就会多一些。

    在武汉大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长江日报等多个账号的呼吁下,沿途车辆纷纷让行,原本需要20分钟的路途,当天仅用10分钟就抵达。

    中午12时,这颗宝贵心脏在武汉患者胸腔内重新跳动。下午3时,主刀医生宣布:长达4小时的心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小伙将迎来新生的希望。

    ■ 【不负爱心】武汉心衰患者急需郑州心脏供体

    7日上午10时许,武汉大学在50分钟内连发3条微博,提醒沿途车辆为车号为鄂A086B6的救护车让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长江日报等微博、微信公众号也同时发布紧急呼吁,引起诸多网友关注,迅速登上微博热搜。

    原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心血管病医院有位27岁患者王先生(化姓),正在ICU生命垂危,急需做心脏移植。他患扩心型心脏病多年,并出现重度心力衰竭。去年12月下旬,王先生病情突然恶化,紧急抢救后植入主动脉内球囊反搏维持生命。心脏移植供体十分紧缺,如果等不到合适的供体,王先生的生命将进入倒计时。

    6日下午,通过全国器官移植分配与共享系统比对,河南郑州出现了与王先生配型成功的供体:一位16岁少年因意外离世,他的父母代他捐出心脏,希望孩子的生命能在其他患者身上延续。

    心脏脱离人体、用停跳液和冰块保存,到移植后供血开始的时间被称为“冷缺血时间”。根据国际标准,心脏的最佳冷缺血时间为4小时,冷缺血时间4—6小时的供心都可使用。由于受到当地疫情防控要求的影响,武汉的医生无法像往常那样,直接乘高铁或飞机到郑州转运器官。如何在最佳冷缺血时间内把心脏从郑州运来武汉、送达手术室?

    为了不辜负这份宝贵的爱心捐献、及时挽救王先生的生命,中南医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刘金平立即与郑州当地医院和武汉铁路局、武昌区交通大队取得联系,并向医院汇报情况。7日凌晨2时,多方商议决定,委托郑州当地医生获取心脏,在高铁乘务人员的护送下,让心脏“独自”乘车来汉。到达武汉后,由交警和武汉医生接回医院,尽可能减少沿途花费的时间。

    ■ 【“心”的接力】高铁、警方、医院合力争取“生死时速”

    7日早上6时45分,郑州的医生将心脏供体成功获取后,妥善装入器官转运箱,送到高铁站。

    8时14分,G2045次列车由郑州东站驶出,器官转运箱在乘务人员的护送下,出发来武汉。同一时段,中南医院麻醉手术团队将王先生护送到手术室,开始做术前准备。

    10时25分,列车到达武汉站,守在这里的中南医院心血管病医院医生蔡杰、王伟和同事与乘务人员迅速交接。取到器官转运箱后,蔡杰急匆匆对乘务人员说了声“谢谢”,就拖着器官转运箱大步疾行出站。

    10时29分,喷洒酒精消毒后,器官转运箱被抬上救护车,飞奔回医院。

    “紧急!请为鄂A086B6让行!万分感谢!”武汉大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长江日报等多个账号纷纷在网上发出呼吁,号召沿途车辆让行。在武汉交警的一路护送下,这颗宝贵的心脏供体仅用10分钟就从武汉站送到中南医院,而在平时,这段路程开车约需20分钟。

    10时44分,蔡杰和同事拖着器官转运箱一路小跑,赶到4号楼3楼手术室。此时,手术团队早已做好术前准备,正在手术室等待,交接后立即开始做心脏移植手术。

    据院方介绍,平时器官转运全程都有医护人员随行,这是国内首次在没有医护人员陪同的情况下,由多部门爱心“接力”、通过高铁乘务人员护送转运器官。各环节无缝衔接,并尽最大努力缩短了器官的运送时间,提高了移植手术的效果。

    ■ 【生命延续】心衰小伙迎来新生希望

    下午3时,为王先生主刀的手术医生、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刘金平走出手术室,面带喜悦地宣布:心脏移植手术成功!

    “心脏放进胸腔,马上跳动起来,跳得非常好!心电图、心肌收缩、器官颜色都很好。患者康复希望很大,没有浪费志愿者宝贵的捐献。”刘金平说。

    新的心脏约在中午12时许放进王先生胸腔内。常规心脏移植手术时长约3小时,但王先生的手术做了足足4个小时。原来,王先生病情危重,肾功能也受到损害,手术的同时还进行血液透析治疗。同时,他还面临另一个特殊情况:心脏移植手术需要在体外循环下进行,常规体外循环前需要给患者注射肝素保证血液流动不凝固,但王先生三周前病情恶化,抢救过程中,因为个人体质原因,体内产生大量针对肝素的抗体。为确保手术顺利进行,中南医院体外循环小组多次讨论,为王先生制定特殊方案,实施了无肝素的体外循环手术,类似手术全国不超过3例,在华中、华南地区未有先例。

    截至7日晚7时,王先生术后情况稳定,呼吸循环功能恢复,生命体征平稳,将在专门的无菌隔离病房进行术后恢复。作为心脏移植患者,他将面临感染关、排斥反应关、出血关、营养关、康复关等多道关卡。“病情特殊、器官转运经历特殊,在这样的条件下,手术还能顺利完成,这位患者非常幸运。他这样年轻,康复的希望很大!”刘金平说。